热门新闻
May 28
从分秒必争的“工作时钟”,转换为轻松自在的“休闲时钟”。我注意到自己的改变——工作压力消失了,气喘症状没有了,身体的健康状况也恢复了。我深感分秒必争的时间管理会带来巨大的身心压力。虽然每个周末充分地享受休闲生活也可以重振精神,但是因为时间比较短暂,可能无法体验从“工作时钟”转换为“休闲时钟”的感觉,也就是摆脱“工作时钟”的感受。尽管感觉精神好像恢复了,身体却在一点一滴地累积压力。为了完全消除这些压力,长假是必要的。根据我的经验,五天以上的长假,才能够体会摆脱“工作时钟”的感觉。为了体验摆脱“工作时钟”的感觉,另外一个必要的条件,则是到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,也就是没有任何休闲设施,只有住宿设备的地方。在那里可以享受不同的度假方式,例如钓鱼、烤肉、绘画等。近年来,除了夏天的假期之外,很多企业还会给予员工一个星期左右的休假。尽管如此,很多人还是没有体会到摆脱“工作时钟”的感觉。这是因为大多数人还是安排了紧凑的行程,匆忙地走访各地名胜古迹,享受一般的观光旅行。
May 23
导演双周单元成立于1968年,这是一个具有革命色彩的单元,用以跟组委会的主竞赛单元分庭抗拒。那年头,一帮年轻人正想革了戛纳主办方的命。当时就觉得这个奖真是胡闹,思维古怪,回想下整个2006年的戛纳都很变态,所以一种关注跟着狗屎也比较正常。从2007年正视和发掘罗马尼亚新浪潮开始,2008年一种关注单元又肯定了黑泽清等人,留下了炫技长镜头的《图潘》。2009年网罗了无比强大的一批人,罗马尼亚黄金一代集中上演好戏(《黄金时代的故事》和《警察,形容词》)、希腊《犬牙》,而个人年度最爱的影片里面,奉俊昊的《母亲》和是枝裕和《空气人偶》就藏身于该单元。
May 20
在电影最后一周中,身患绝症的本向西横穿加拿大,寻找他生命尽头的“格朗普斯奇兽”,最终意识到人生最值得珍惜的,是转身,是继续生活;《走进荒野》中的克里斯托弗在生命终点终于写下的是“幸福必须分享”;而《穿越大吉岭》的最后,三兄弟抛弃父亲遗留的LV旅行箱,追赶回归各自生活的列车。怀特曼三兄弟一年无联络。大哥弗兰西斯严重车祸,出院后决定将兄弟三人召集到印度,坐大吉岭号列车穿越城镇。 弗兰西斯对这个重要行程的安排可谓精心备至。他专门雇佣了一个私人助理,每天清早将需要参观的景点庙宇打印成文,塑封压模从门缝里悄悄塞进三兄弟的头等包厢。但这样无微不至的安排并没能使三兄弟的隔阂减轻,他们不得不忍受彼此的臭毛病——大哥的独断、老二的阴郁,还有老三的神经质。他们甚至各怀鬼胎打主意临阵脱逃,直到被意外踢下火车,助理辞职,所有计划安排乱作一团。看看,这就是旅行的奇妙。
May 19
马内阿的作品,却无疑中被上面的“出版导言”激怒了,因为它写得实在太蠢了,愚蠢得我都不好意思反驳,按照“出版导言”的意思,似乎最好既能保留马内阿的作品之语言艺术或文学价值,不得不引进了马内阿的“个人偏见”,这是令人震惊的、匪夷所思的事情,表明了我们的出版社几乎完全丧失了思想能力。总之,这个“出版导言”很滑稽,它的滑稽还在于它的口吻“特别严肃”或者“十分正经”。在我们现在的日常生活中,这种以“特别严肃”或者“十分正经”的口气说话,而听者感到特别滑稽的事情,几乎比比皆是。你要是以滑稽的心情听,你就不再生气,这不由使我想到了唐吉柯德。
May 19
有个电影叫《黄金时代的故事》,以1965年-1989年的罗马尼亚为背景,国外代表团要到村里视察,村宣传干事忙得上窜下跳,老村长的心脏病都犯了,他将在代表团通过时大声朗诵‘伟大祖国繁荣昌盛,祖国的花朵欣欣向荣’”,宣传干事抢答。“不需要!”“可是,他是村长的孙子啊!”“村长的孙子怎么了?就不能找个长得机灵点的小孩?”我喜欢这个故事,因为我爷爷是村支书,每逢有人视察,我也被乔装打扮,戴着大红花,脸上抹两坨腮红,作为村小学的领队,朗诵“繁荣昌盛欣欣向荣”,完事儿还要进行“我们的祖国是花园,花园的花朵真鲜艳”歌舞表演。
May 14
小娟的前两张专辑以老歌为主,用专业术语来说,大都是“台湾民歌”。对于内地的歌迷来说,无论老的嫩的,对台湾民歌运动都是有情结的,恨不得自己当年能赶上那个时代。垮掉派无论时间空间上距离我们都太远,而且没有文化传统上的共同点,但美丽岛的民歌运动,总还是可以有吧?于是,我和我们轻易地就被小娟蒙蔽了。在发烧专辑的领域内,《如风往事》《细说往事》无论从外在的企划、选曲、编曲、录音、制作,还是从内在的人文情怀上,完全超越了市场的同类产品。
分页: 1/31 第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